中国一重(601106.CN)

中国一重刘明忠:通过改革激发生机脱困重生

时间:20-11-12 07:44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左图 中国一重(601106)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全球首台3000吨浆态床锻焊加氢反应器。陈建军摄(中经视觉)

右图 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忠。 (资料图片)

今年前三季度,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,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一重”)营收同比增长53.6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7.83%。

作为“共和国长子”,中国一重是如何通过改革激发生机活力的?记者采访了中国一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忠。

中国一重“重”在哪里

记者: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。您是怎样看待中国一重在中国装备制造业发展中的地位及作用的?

刘明忠:中国一重是制造工厂的工厂。它的“重”不仅体现在产品重量上,更体现在重要战略作用上。

近70年来,中国一重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,先后填补了国内工业产品技术空白400余项,创造了数百项“第一”,结束了我国不能生产重型装备、不能生产成套机器产品、不能生产核电设备的历史。可以说,中国一重不仅带动了我国重型机械制造水平的整体提升,而且有力支撑了国民经济的发展。

记者:中国一重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,但也经历过不少艰难岁月。您2016年上任后,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刘明忠:受国际金融危机、行业发展周期等多重因素影响,中国一重曾经连续3年陷入亏损,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面临退市危险。要解决发展难题,唯有改革。

改革要调动人的积极性

记者:从2017年开始,中国一重实现了一年扭亏、两年翻番、三年跨越,这样的体制机制变革是怎样实现的?

刘明忠:中国一重的“底子”不错,缺的是思想、格局。为此,我们先后开展了4次解放思想大讨论,将职工的思想、行动统一到扭亏脱困、全面振兴以及高质量发展上来。我们开展了“三讲三不讲”主题实践活动,讲客观不讲主观,讲问题不讲成绩,讲自己不讲别人,还展开大讨论,扭转不认真、不负责、不较真、不担当的“四不”作风。

在体制机制上,我们推进分层管理,层层签订经济责任状,使每个单元都成为市场主体,从“一管到底”向“一追到底”转变;建立起以营销为龙头的研、产、供、销、运、用快速联动反应机制,全面落实指标、责任、跟踪、评价、考核“5个体系”,彻底改变以往以生产为核心的管理机制,实现“以生产为主”向“以市场为主”的管理机制转变。同时,按照“市场化选聘、契约化管理、差异化薪酬、市场化退出”的原则,不拘一格选人才、用人才,并配套相应的考核激励机制。这些改革激发了干部职工干事创业的动力与活力。大家的思想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,企业也实现了涅槃重生。

记者:在国企改革过程中,人事、劳动与分配这三项是公认的大难题,中国一重是怎么做的?

刘明忠:我们的经验是首先要做好方案,党委把方向,发挥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,做好思想政治工作,让大家理解、认识改革,进而支持改革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设立了“两个合同”退出机制。具体来说,两个合同分别指劳动合同、岗位合同,岗位合同解决退出的问题,劳动合同解决身份的问题。领导干部完不成指标自动“下课”,下来以后就不能当管理者了,但可以当工程师、经济师、会计师等,适合什么岗位就做什么工作。对于考核不合格的职工,我们会提供两次学习机会,如果第三次上岗还不合格就要解除劳动合同。

我们现在正准备推动第二次大改革。现在集团总部有110个人,未来要缩减到80多人,大体上减少20%。对二级、三级企业要全部实行市场化选聘、契约化管理。我们要通过改革让大家感受到“市场的压力”。

记者:在改革过程中,如何激发人的活力?

刘明忠:中国一重采用差异化薪酬体系,分配要向营销、高科技研发、苦险脏累差、高级管理、高技能5类人员倾斜。同时,打破原有的产业工人只能晋升到高级技师的瓶颈限制,打破职业技能评价与专业技术职称评审界限,改变人才发展“独木桥”“天花板”现象,搭建人才成长“立交桥”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就是要打破工人与干部的身份界限,树立工人岗位亦可成为管理人才的用人导向。

在坚守与创新中走向未来

记者:今年前三季度,中国一重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,利润总额同比增长99.35%。实现逆势上扬有什么经验值得分享吗?

刘明忠:疫情期间,中国一重积极推动中小配套企业有序复工复产,优先资金给付,带动区域经济发展。同时,从现有用户以及潜在客户中寻找空间,先后签订了一批重要制造合同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深刻认识到: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要强化自主创新、原始创新,强化关键环节、关键领域、关键产品保障能力;要延伸产业链条,贯通上下游企业联系,形成命运共同体,提高抗风险能力,建立更加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;要重新审视机遇与挑战,不断发展新模式、新业态、新技术、新产品,创造新的增长点。外部环境越是复杂严峻,越需要我们保持定力。

记者:作为行业领军企业,中国一重怎样引领科技创新?

刘明忠:要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。我们在很多方面就差一点点,比如冶金装备95%都是自己的,还有5%掌握在别人手中,要拿到这5%得下大功夫。具体来说,先要解决“卡脖子”的问题,形成进口替代能力,然后再努力实现国际领先、领跑。

仅就目前来看,我们正在积极推动组建国家大型铸锻件极限制造技术创新中心,通过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,构建协同高效的创新联合体,加快提升重大技术装备研制能力,持续提升全球钢铁装备话语权。

记者:中国一重下一步改革发展的目标是什么?

刘明忠:在改革方面,要在资源效率改革上下功夫,在高质量发展与效益上下功夫,在调动各类人员创新创业创造积极性上下功夫。

应该说,企业发展得好不好关键在于体制机制。我们要努力把中国一重建成一个产业结构合理、质量效益领先、高端装备制造核心突出、地企协同发展的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产业集团,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作出新的更大贡献。

实体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根基。无论到什么时候,实体经济都是我国经济发展以及在国际竞争中赢得主动的关键。发展实体经济,重点在制造业,难点也在制造业。未来,我们将坚持创新驱动发展,坚持以提高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,助推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大步迈进,提升中国经济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地位。

记者:请您向刚刚进入职场、正在寻找人生方向与事业方向的年轻人提几点建议。

刘明忠:我就想说两句话,实实在在做事、干干净净做人。实实在在做事,就是要以笨鸟先飞、滴水穿石的精神,执着地干一件事情。干干净净做人,关键在于别贪小便宜。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予阳)